DSCN2623s.jpg

任何關係,終有生離死別的時候...

不論是做1:1或是團體治療,通常在結案(不論結案是因為治療師因素、個案因素還是預定療程結束)前的幾次治療,治療師就會開始作closure:預告最後一次的時候,後續的幾次治療內容也可能會視個案情況調整來處理分離議題,為的是好好地說再見。

時間很快,極光在身心障礙者機構已服務滿一年,昨日是最後一次團體。團體中有位女孩,每次都很enjoy創作,情緒也都很穩定,從未缺席過,然而不知為何從某次團體後,就拒絕再參加課程,機構老師不清楚、家長也不知道,極光後來發現團體中唯一的變數,就是在預告後,女孩再也沒進來過。極光無法確認這一定是原因,但只能這樣假設來盡力處理,於是,極光用玉米土做了隻小動物,打算送給那位女孩。

課程前,極光一樣邀請女孩進團體,她還是一樣說:「我不要」

極光:「看看老師帶給你什麼?」(把玉米土動物來出來)、「這是什麼?」

女孩:「長頸鹿」

極光:「這是老師做的,要送給你耶,你看上面有寫你的名字喔,旁邊還有老師給你的愛心,老師雖然以後不能來了,但會一直記得你喔」

女孩:「我不要」

極光:「還是我把牠放在這裡,你等下自己來拿?」

女孩:「好」

極光便起身離開,走進教室關上門,回頭透過門上的小窗口,看見女孩正在把玩長頸鹿。

團體最後的15分鐘,女孩自己走進了教室,究竟是為了想喝果汁還是什麼原因,極光無從知道,但我只知道,她雖然仍是不願創作,但卻願意聽同儕分享作品,當極光詢問她最喜歡誰的作品時,她也願意回答與說明喜歡的原因,這才是重要的。

以前在美國實習時,有個失智症伯伯,每天都會上演大鬧護理站、說有人偷他報紙的戲碼,錯置東西與短期記憶喪失其實是失智症典型的症狀之一;極光的督導請極光每週跟他做二次個別治療,當信任關係漸漸地建立後,伯伯不再出現報紙找不到而大吵大鬧的情況,然而,實習終有結束的時候,當極光開始預告多久之後會離開後,伯伯每次治療都一直不斷地問著:「你還會回來看我嗎?你還會回來看我嗎?」,隨之的,是大鬧護理站的戲碼再度上演不可否認,DSM上的有些疾患,與生理因素息息相關,但就極光自己經驗到的是,不論是失智還是過動,心因性因素也確實能使症狀出現或加重。

任何關係,終有生離死別的時候,我們無從避免,但能學著好好的分離。好好的分離意謂著,明白自己的美好特質、在關係中的成長與改變、與對方共同的回憶、對方對自己的影響等,這些都將陪伴我們繼續走下去,也是生離死別所無法抹滅的。


 

#本文照片,非經許可,請勿任意轉載、複製等。

#引用本文請註明出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aurora 的頭像
ataurora

極光的藝術治療天地

ataur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