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1640s.jpg

在台灣帶團體因為機構多半經費有限,常常會出現團體充滿不同特質成員的異質性團體譬如說極光帶過語言緘默、自閉跟過動湊在一起的兒童團體聽障肢障與心智發展重度遲緩混在一起的團體因此在創作活動設計上,通常只能以多數人的利益為考量,無法總是兼顧到每一位成員的個別需求。

 

極光目前服務的一個團體中,有一位極重度身體多重障礙的女孩,她的兩雙手都糾結在一起,手部功能非常有限。極光今天帶的活動,坦白說並不適合她,在我幫她把色薄棉紙剪成很多個小方塊後,我需要一張一張地將紙拿起靠近她糾結的手,她的姆紙與食指始能微張開,夾住紙張,再放到她想要黏貼的位置上。沒想到,漸漸地,她自己摸索出一個方式,靠手與紙之間的摩擦力,直接用手指背把紙起來,就這樣一次不起來就試第二次,若還沾不起來就再試一次,她就這樣不斷地嘗試,一張接一張地完成她的創作。我在一旁看到她這麼努力、這麼專注、這麼堅定地嘗試下去,感到很想哭,一方面很心疼她,一個對一般人如此簡單的動作,她卻需要這麼費力;另一方面也大大敬佩她的堅毅,而這樣堅軔不拔的意志是身體無法限制的,也是無人可以偷走或掠奪的。

  

#本文照片已經團體成員本人與其家長同意本治療師使用,非經許可,請勿任意轉載、複製等。

#引用本文請註明出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aurora 的頭像
ataurora

極光的藝術治療天地

ataur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